养蜂人大量流失的背后我等待着春天蜜蜂的到来

Estimated read time 5 min read

正文|35斗

 

无论平地还是山顶,都占据着无限风光。

采花酿成蜜后,为谁辛劳,谁就甜甜的。

这是唐代文学家罗隐的一首赞美蜜蜂的诗。 从古至今,蜜蜂都是勤劳、奉献的象征。 他们终日辛勤劳作,采花授粉,促进果实生长,为世界带来蜂蜜。

这个春天,因为疫情,养蜂人的故事有些心酸,也让我们知道了甜蜜来之不易。

能言善辩的人,不是会酿蜜的人。

我国有着悠久的养蜂传统。 刘伯温在西汉《舆礼》卷《灵丘公公》一文中,描述了父子两代经营的专业养蜂场的兴衰对比鲜明,并总结了从选址、蜂群布置、箱型要求、四季管理、蜂群增殖、合并补贴、集中蜂群强度、病虫害防治、采蜜原则等方面有一套完整的系统经验。 尤其是一句“寡则哀”,寓意着蜂群的合并和集中,是养殖和管理技术的新突破。

可见,早在700多年前,专业养蜂场在我国就已相当普遍。 这比举世闻名的“杰尔宗理论十三条”早了近500年。

更进一步,《山海经·中世纪六经》中说“山平则如蜜屋”。 这是最早明确提到蜂蜜的文献,也是最早饲养蜜蜂的记录。

西晋三世纪,《高适传》下卷载:“江启,字子平,东汉延西人,汉阳人。 “隐居,在家工作,饲养牲畜。世界各地都有教授。有三百家企业。人。” 这是最早的养蜂学徒记录。

时至今日,我国养蜂种群和蜂产品产量已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疫情期间,封路带来的过渡困难,让一些靠一只“蜜蜂”为生的养蜂人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随后,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有效疏通堵塞、推动养蜂行业全面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 强调:

充分考虑养蜂生产的实际情况,让养蜂人有序移动,开展养蜂等生产活动;

不得拦截运输蜜蜂及其产品的车辆;

要纠正一些县村断路、督促蜂农全部返乡的做法,打通蜂农转移“最后一公里”,帮助蜂农渡过难关。

今天是 3 月 12 日。 如果以1月22日全国各省区重大突发公共事件一级响应为时间点,全国封城、封区、封村、封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50 天。

正常年份,2月中旬至3月中旬,四川、浙江、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市油菜花盛开,也是不少养蜂人“采蜜”的第一站”。 即使不考虑政策出台到全面实施的时间,今年养蜂人的损失也在所难免。

国家蜂业技术体系专家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我国蜂业的影响及对策建议》积极印证了这一推论。

研究表明,由于相关防控措施的落实,40%的养蜂人因人蜂分离而无法妥善管理蜂群。 34.6%的养蜂人因交通管制而无法正常饲养蜜蜂。 72%的蜂农基本生产资料(糖、蜂具、蜂药)采购有困难,39%的蜂农基本生产资料储备不足。 72%的养蜂人严重缺乏蜜蜂饲料(糖、花粉)。 52%的养蜂人只能供应最稀缺的物资10天。

该报告于2月16日发布。

诚然,疫情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 养蜂人受此影响也不难理解。 但抛开疫情困境来看,我国养蜂人的处境却不容乐观。

如上所述,我国是养蜂大国。 截至2014年,全国养蜂人超过30万,饲养蜂群超过800万个,占世界蜂群的12.5%。 但近年来,养蜂人大量流失,养蜂人数量逐年减少。 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养蜂人数量下降更为严重。

定业、转业、转业,中国养蜂人正在变老

养蜂人需要常年生活在野外,其养蜂方式机动性很强。 省内小额转移的方式,是指养蜂人全年的养蜂时间都在省内其他地方进行; “跨省大调”的方式,是指养蜂人为了获得更多、更高品质的蜂产品,利用一年中不同省份开花时间不同的情况,走遍全国,也就是所谓的现象。追花、采蜜。

搬迁过程中的困难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处理与当地农民的关系

蜂农搬迁到省内小片地区或者大片地区到外省都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处理与当地人的关系。 外地人前来采花采蜜,可能会受到当地人和当地养蜂人的歧视,甚至引发很多冲突。

争夺蜜源

当农作物,也就是蜜源一定的时候,随着外来养蜂人的不断迁入,蜜源总量就不足了。 于是,为了争夺蜂源而发生种群大战,蜂友们不惜一战。 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水资源减少、农药大量使用,蜂蜜来源逐渐减少,这对养蜂人来说又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生活条件

为了方便迁徙和追花采蜜,养蜂人大多自备帐篷、简易木桌、折叠床和基本生活用品。 他们的开支有限,生活困难。 他们面临着自然天气灾害、野生动物威胁和各种危险。 他们在露天吃饭、睡觉,这是一种考验。 重的。

养蜂技术_养蜂技术视频_养蜂技术指导/

养蜂人正在转型,图片来源:抖音@beekeeperxiaowei

其次,养蜂业受蜜蜂繁殖等自身特点影响,多以家族遗传或发展为主。 父子合伙、夫妻合伙的情况并不少见。 近年来,我国养蜂人老龄化现象严重,定点养蜂是我国养蜂人普遍采用的养殖方式。 即老年养蜂人无法继续大规模养蜂后,利用长期实践中掌握的饲养技术和经验,根据所在地区的气候特点和蜜粉来源条件,在固定地点进行多年饲养。为了获得一定的经济收入而回乡。 益处。

养蜂技术指导_养蜂技术_养蜂技术视频/

2015年中国养蜂人年龄分布 资料来源:卢彬彬《中国蜂业》

这种方式是自产自销,是一种劳动密集型的管理方式。 受年龄限制,无法与蜂产品市场同类产品的质量和价格竞争。 利润微薄,效益微薄。 当效益无法覆盖成本,或者体力消耗殆尽、劳动力成本过高、劳动力供给不能满足需求时,就会放弃养蜂而选择其他行业。

技术、产品、市场,中国蜂农缺乏竞争力

掌握良好的养蜂技术是蜂农从事养蜂生产的主要条件,也是影响蜂农收入的关键因素。 但从目前养蜂人掌握的养蜂生产技术来看,养蜂人掌握的养蜂技术大多是几十年前的老技术。 几乎所有养蜂人都依靠老一辈养蜂人长年传承下来的技艺。 养蜂技术自主研发,生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凭经验解决。 蜜蜂良种引进繁育、蜂产品质量监测和技术服务严重缺乏。

对云南省养蜂人的调查发现,养蜂人的养蜂技术大多是通过经验获得的。 学习养蜂技术的来源有名师传授、继承父业、自学等。 这三种情况的比例分别为29. 6%、62. 7%和7. 7%。

另外,养蜂人跟不上养蜂技术和先进设备的发展,甚至产生排斥反应。 而且,我国养蜂信息传输、养殖监测、良种培育、技术推广等设施尚不完善。 养蜂人文化水平有限,知识面有限,机械水平低,农户经营模式小,生产效率低,无法掌握先进技术,无法灵活运用先进设备,导致蜂产品集中加工企业产量和质量提高。蜂产品。 原有的养蜂技术影响产量,最终导致利润有限、效率低下。

当前形势下,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严重冲击了主要依靠自产自销产品的养蜂人的工作效率。 因此,蜂产品公司大量加工蜂蜜以降低产品价格。 这种低价竞争的结果会偏离产品的经济价值,导致质量难以保证,给蜂农的利益造成损失,使行业难以发展。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蜂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蜂蜜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世界的1/5和1/4。 由于技术壁垒的实施,蜜蜂生产和贸易的国际竞争日益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日益盛行,导致我国蜂产品出口价格连年下降。

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我国累计进口蜂产品4994.6吨,总价值9231.5万美元; 全年蜂产品出口总量124493.9吨,出口总额29427.5万美元。 做简单的数学计算,我国进口蜂产品单价约为20540美元/吨; 而出口蜂产品单价约为2360美元/吨。 前者约为后者的8.7倍。

养蜂技术_养蜂技术视频_养蜂技术指导/

2019年我国蜂产品进出口汇总表(单位:公斤、美元),数据来源:中国海关,35桶整理制作

当然,这背后有很多因素,包括关税、包装、质量、劳动力价格等,但不难看出,中国蜂农和蜂产品的竞争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天气、农药、蜂病,中国养蜂人夹在中间

养蜂虽然不需要“面朝黄土背天”,但确实是一项看天吃饭的事。

以2018年为例。 当年3月,最早开花的荔枝蜜产量较高,但量增价跌。 收购价格由22000元/吨下降至9000元/吨,降幅59.1%,为近年来最低价格; 油菜蜜产量下降。 情况严重,不如往年。 遇到养蜂人的价格约为7500-10000元/吨; 洋槐蜜受严重灾害天气影响,大面积歉收。 市场收购价格较去年同期明显上涨,但大部分地区有价无货; 椴树蜜 树蜜产量略有下降,根据品质等级不同,蜂农的报价在11000元至26000元/吨之间,普遍低于往年。 2018年下半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畜禽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收紧,对蜂业造成伤害,增加了养蜂人成本。

农药也成为养蜂人面临的一大危机。 在广为流传的养蜂人自杀报道中,提到了攀枝花等地喷洒农药对蜂群的影响。 事实上,早在2006年,美国就发现蜂巢内工蜂突然大量消失的现象。 大约35%的蜜蜂消失了,这种情况被命名为“蜂群崩溃综合症(CCD)”。

蜜蜂CCD现象的出现引起了全球蜜蜂行业的关注,并成为世界养蜂论坛的焦点。 2012年3月,欧洲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蜜蜂饲料中添加亚致死剂量的噻虫嗪会导致超过三分之一的蜜蜂迷失方向,无法返回蜂巢。 2018年《科学》杂志发表的相关研究表明,新烟碱类农药会损害蜜蜂的大脑,阻碍蜜蜂的繁殖,影响其觅食和导航方式。 尼古丁类物质,如啶虫脒、噻虫胺、吡虫啉等,是全球蜜蜂数量下降的罪魁祸首。 然而,在私营部门,农民对农药的危害认识不足,仍然喷洒大量农药来预防病虫害。

最后,蜜蜂疾病的影响也不容低估。 我国蜂群常见的蜂病有以下几种:

真菌病,又称“空巢病”

真菌是生命力非常强的生物体,可以在零度以下的温度下长期生存。 白垩病是由蜜蜂球囊酵母菌的孢子引起的。 人们也患有真菌性疾病,但大多发生在身体的外层皮肤,如手癣和足癣。 近年来,蜜蜂真菌逐渐转向内脏,形成大量爬行蜜蜂。 此病多发生于每年春末、秋季。 蜜蜂大量爬出。 一群蜜蜂可能会在一两周内消失,只剩下蜂王和几只蜜蜂。 工蜂。

微孢子虫病

引起微孢子虫病的病原体是子孢子。 受子孢子感染的蜜蜂中肠呈灰色,失去弹性,环纹消失。 此病多发生在早春和冬季。 蜜蜂长期患有幽闭恐惧症,无法排泄。 该疾病通过蜜蜂粪便传播。 蜂群很快就消失了。

病毒性疾病

这是近年来入侵蜜蜂的最麻烦的疾病。 蜜蜂传播食物和环境污染,引起多种病毒性疾病。 蜜蜂感染病毒后,短时间内即可消失,成为空巢。 出现带有黑色卷曲翅膀的干燥蜜蜂尸体。 这种疾病的爆发发生在夏末和秋季,可导致彻底崩溃。

螨虫危害

目前,我国蜂群危害最严重的是巨型瓦螨、小型瓦螨和气管螨。 除气管螨寄生在蜂体上外,另外两种螨寄生在蜂巢脾和蜂体上。 瓦螨除了吸食蜜蜂的血淋巴外,还使蜜蜂寿命缩短,幼虫也受到危害。 患上瓦螨后,蜂群处理不当就相当于得了绝症。 近年来,气管螨已成为蜂群的隐形杀手。 它们与蜜蜂同时越冬、繁殖,一般的杀螨药物无法解决其危害。 瓦螨不仅是蜜蜂疾病的产生者,也是蜜蜂疾病的传播者。

养蜂技术_养蜂技术指导_养蜂技术视频/

顶部可见瓦螨,来源:千顺蜂业

各种不利因素的综合作用,导致我国每个养蜂人年纯收入普遍在3万元至10万元之间,收入不稳定; 许多人在经历了艰难的一年后赔了钱并欠了债。 相比之下,国外养蜂的经济收入相对较高。 以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的养蜂人为例,人均养蜂纯收入每年在20万至50万美元以上,收入比较稳定。

蜜蜂不吃人类谷仓的东西,玉露被用作啤酒花的食物

2018年5月20日,中国蜂产品协会在北京朝阳公园举办“感恩蜜蜂,与爱同行”庆祝活动。 这是联合国承认的第一个“世界蜜蜂日”。

当天,蜂产品行业人士及关心蜂产业的人士3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 与会者中还有一位特邀嘉宾——斯洛文尼亚驻华大使馆全权公使Andreja Naraks女士。

斯洛文尼亚是世界上人均养蜂人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每1000名斯洛文尼亚人中就有近5人从事养蜂业。 2015年4月,斯洛文尼亚政府正式向联合国提议设立“世界蜜蜂日”。 2017年12月20日,联合国大会正式宣布每年5月20日为“世界蜜蜂日”。 之所以选择5月20日,是因为1734年5月20日,斯洛文尼亚人安东·齐尼出生。 他被誉为现代养蜂业的先驱和该领域最伟大的专家之一。 他的研究和发现为现代养蜂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养蜂技术视频_养蜂技术指导_养蜂技术/

安东·齐尼纪念邮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安德烈娅·纳拉克斯女士在致辞中指出:世界蜜蜂日的目的是让全世界意识到保护蜜蜂的重要性以及我们对蜜蜂和其他授粉媒介赖以生存的程度。

但正如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前农业、林业和食品部部长、世界蜜蜂日项目负责人德扬·伊丹所说:“这只是保护蜜蜂和其他授粉媒介的艰难过程的开始。我们必须做更多的事情不只是说说而已——我们应该在世界各地采取实际行动,加强对蜜蜂的关爱,促进养蜂业的发展。”

为什么蜜蜂很重要?

生物多样性媒体

授粉对于我们星球上的生命至关重要。 蜜蜂和其他传粉媒介已经繁衍生息了数百万年,确保了粮食安全和营养,维持了植物、人类和蜜蜂本身的生物多样性和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

鲜为人知的是,蜜蜂在大多数陆地生态系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热带森林、稀树草原林地、红树林和温带落叶林中,如果蜜蜂消失,许多动植物将无法生存。 这是因为种子、坚果、浆果和水果的生产高度依赖昆虫授粉,而蜜蜂是主要的授粉媒介。

蜜蜂和大多数开花植物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已经形成了复杂的相互依赖关系。 据估计,80% 的开花植物或多或少依赖昆虫授粉来繁殖,一半的热带植物授粉媒介是蜜蜂。

蜜蜂的效率取决于它们的数量、体质和行为。 通常,蜜蜂一次可以采集 50-1,000 朵花,需要 30 分钟到 4 小时。 欧洲的一项研究表明,蜜蜂每天可以飞行 7 到 14 次。 换句话说,一个拥有 25,000 只蜜蜂的蜂巢,每天飞行 10 次,可以为 2.5 亿朵花朵授粉。

农业共生伙伴

授粉是世界上对产量贡献最大的活动,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农业管理实践。 传粉媒介影响着世界 35% 的农田,支持全球 87 种主要粮食作物的生产。 此外,依赖授粉的作物的价值是不需要授粉的作物的五倍。 据估计,全球作物对授粉媒介的依赖每年造成 2350 亿至 5770 亿美元的损失,而且授粉媒介的数量还在增加。

过去50年来,依赖传粉媒介的农业产量增加了300%。 这些数字反映了传粉媒介在维持世界各地生计方面的重要性。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可可和咖啡等授粉作物为小农和家庭农民提供了维持生计的收入来源。

在中国,现有研究表明,在技术和时机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农民利用蜜蜂为油菜授粉可以提高产量10%至47.5%; 苹果应用蜜蜂授粉技术可提高产量5%至30%; 在梨树上的应用结果表明,梨树产量提高15%-30%,人工授粉成本节省40%。

具体来说,在山西、河南、陕西、辽宁、宁夏等11个省区建立了5个苹果蜜蜂授粉示范点,面积达1000公顷,增产20%-75%,农民增产20%-75%。每亩增收200元以上; 四川在湖北、湖北、新疆、云南等5个省区建立了万只油菜蜂授粉基地,增产10%-15%。 养蜂人通过授粉可创收1000万元,蜜蜂授粉已增加农民收入2.2亿元。

从某种意义上说,蜜蜂可以被视为家畜。 随着蜂蜜的商业价值不断增加,蜜蜂日益成为许多小规模生产者和森林居民的生计和粮食安全来源。 粮农组织指出,如果没有蜜蜂和其他授粉生物,咖啡、苹果、杏仁、西红柿和可可等农产品几乎将失去收成。 全球75%以上的农作物品种在一定程度上依靠授粉来提高产量和品质。

与至少 7 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

如前所述,世界上近四分之三的农作物品种至少部分依赖于蜜蜂和其他授粉动物,这符合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滋养人类、保护地球”的主要特征。 事实上,以蜜蜂为代表的传粉媒介与联合国制定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中有望实现的7个目标密切相关。

首先,传粉媒介在帮助可持续养活不断增长的世界人口[SDG2]并帮助维持生物多样性和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SDG15]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授粉已经是世界上对农业产量最大的贡献者,通过改进管理,它有可能将产量提高四分之一[可持续发展目标8]。 它们帮助建立可持续的生计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特别是为贫困的小农,以满足对健康、营养食品和非食品产品不断增长的需求[SDG1和9]。

其次,令人担忧的传粉媒介减少是由集约化农业实践、土地利用的变化、农药的使用以及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的,这些事件会带来病虫害。 疫情爆发可能导致更严重的营养不良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传播,给世界各地的人们带来健康问题[SDG3和13]。

不仅仅是生活的甜味剂

蜂蜜是高碳水化合物食物的有用来源,通常含有丰富的多种微量成分,为人类饮食增添了营养多样性。

过去,蜂蜜仅被认为是甜味剂。 蜂蜜的热量很低,是同量白糖的75%。 蜂蜜可以完全替代我们饮食中的糖。 如果蜂蜜在室温下储存,其保质期至少为两年,如果储存在干燥、阴凉、避光的地方,则保质期更长。 蜂蜜可以混合到不同的饮料中,例如茶、牛奶、酸奶或天然果汁,也可以添加到各种烘焙或烹调的菜肴(蛋糕、酱汁、蔬菜、肉类)中,通常赋予它们特殊的香味。

今天我们知道蜂蜜含有许多有益物质。 它是一种极好的营养剂和镇静剂。 由于其抗菌和抗氧化特性,它在民间医学中被广泛使用。

此外,蜜蜂和其他传粉媒介长期以来一直是我们一生中艺术、音乐甚至神圣文本的灵感来源。

收集数百朵花,将它们变成蜂蜜后,为谁而努力,它就会是甜蜜的。

按照农业产业链的概念,蜜蜂产业链由科研(生产前)——蜜蜂育种(生产中)——蜂产品加工销售(生产后)组成。 以蜜蜂养殖为中心,形成以下链条:

养蜂技术视频_养蜂技术_养蜂技术指导/

蜜蜂产业链,来源:中国农业科学院蜜蜂研究所

在我国蜜蜂产业链的发展过程中,可分为加工链和生态链,共同推动我国蜜蜂产业链的形成和延伸发展。

加工链

在蜜蜂产业链中,每个节点的价值不同,产生的效益也不同。

多年来,我国蜂产品以原料进入国际蜂产品市场,加工后进口国以数倍价格出售。 可以说,我国只是蜂产品原料供应国,产品附加值极低。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度也逐渐增强。 国内市场对蜂产品的需求逐渐增加,促进了蜂产品加工业的发展,逐步改变了我国蜂产品以出口为主的局面。

目前,市场上有蜂蜜、蜂王浆、蜂王浆胶囊、蜂胶胶囊、花粉等多种产品,可以满足不同需求的消费者的需求。 蜜蜂养殖(生产中)和蜂产品加工(生产后)的健康发展需要科研(生产前)的支撑。

根据我国蜜蜂产业现状和市场需求,对蜜蜂饲养、繁育、授粉、蜜蜂保护、蜂产品和质量控制等蜜蜂产业链上游开展研究工作。 如果我们的科研成果跻身世界前列,将提升我国蜂业的国际地位,成为我国蜂业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同时提升蜜蜂的价值产业链。

蜂产品加工和销售(产后)作为蜜蜂产业链的下游,拥有众多的加工企业和销售公司。 中国蜂产品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约有2000家蜂产品加工企业,覆盖全国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但较为集中在浙江、江苏、北京、湖北、还有安徽。 大多数企业生产蜂产品并从事进出口贸易,其中外贸进出口企业占全国蜂产品企业的20%至25%。 2017年,我国蜂产品加工企业年产值达到120亿元,但总体仍以中小企业居多,也存在零星的个体卖家。 在大型企业中,在国内市场经营的企业大多采取“特许经营”的经营模式。

我国蜜蜂养殖以分散、小规模、家庭为主,而蜂产品加工企业应具有一定规模,通常在蜜蜂产业链中发挥主导作用。 目前,我国大多以“企业+蜂农+市场”、“企业+合作社+蜂农+市场”、“企业+合作社+中介组织”的产业化经营形式,形成产供销一站式服务。 +养蜂人+市场”。 这可以延伸到保健食品行业、包装行业、销售行业等相关行业。 这是目前我国蜂业创造经济效益的主链,占蜂业效益的80%以上。

生态链

在蜜蜂产业链中,除了科研-蜜蜂育种-蜂产品加工-销售链条外,蜜蜂育种-授粉是另一条值得关注的链条。 也可以称为生态链。

As mentioned above, the use of bees for pollination has improved the yield and quality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There are more than 20 varieties of crops, fruits, vegetables, and pastures pollinated by bees. If other crops, fruits, vegetables, and economic trees are also included,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benefits are even more impressive.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my country’s economy, vegetation has been severely damaged, nectar plants have also been greatly reduced, and biodiversity has also been seriously threatened. Due to the large-scale an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f modern agriculture and the extensive use of high-concentration pesticides and chemical fertilizers, a large number of wild pollinating insects have decreased, destroying the original natural ecological balance and causing production reductions of many crops and cash crops due to insufficient pollination. Bees depend on nectar plants for survival. The simplification of nectar plant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facility agriculture have also changed the colorfu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that bees rely on for survival.

In modern facility agriculture, hormones, fertilizers and other chemical agents are still used extensively to promote the growth of fruits and vegetables, but the fruit setting rate, fruit quality and safety have declined. The fruit setting rate, fruit quality, and safety of fruits and vegetables pollinated by bees are significantly improved, which is in line with the requirement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green, pollution-free ecological agriculture. Ecological agricultural products meet people’s requirements for food safety and protection of their own health, and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odern agriculture. Therefore, bee pollination will be the value of my country’s bee industry to achieve win-win economic and social benefits in the future.

结论

Looking at the survival dilemma of beekeepers and the entire bee products industry chain, the problem is that people have only focused on the processing chain over the years and ignore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cological chain.

In the early days of liberation, bee products were purchased and sold by the state. They were China’s main products for earning foreign exchange and occupied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China’s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China’s economy,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have gradually improved. The pure natural and healthy food properties of bee products have been recognized by more and more consumers, which has greatly promoted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the bee product processing chain and processing enterprises. The number is also growing rapidly.

Driven by the driving force of economic benefits, beekeepers have changed the traditional production method, from natural maturation to accelerating the frequency of honey extraction, resulting in a rapid increase in the output of bee products in my country, but a decline in quality. Negative phenomena such as counterfeiting, adulteration, and vicious competition emerged.

Since its development, my country’s honey and royal jelly production and export volumes rank among the top in the world. Attention to the ecological chain has only occurred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facility agriculture, high attention to food safety and requirements for food quality, the superiority of bee pollination has been revealed. At the same time, the role of bees in pollinating natural plants,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biodiversity, and thereby promoting ecological development has attracte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For beekeepers, developing bee pollination is also a good way to get rich and increase income. For a long time, beekeepers in my country have had only one income channel. Most beekeepers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economic benefits of bee products, while ignoring the double harves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benefits brought by bee pollination. Therefore, the state should introduce an economic compensation mechanism to encourage beekeepers to use bees to pollinate crops and plants, and gradually increase the proportion of pollinating bee colonies, so that the production chain and ecological chain of my country’s bee industry can develop together, without partiality, and form a bee industr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The path to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beekeeping.

Finally, how to improve the scientific nature and mechanization level of the beekeeping industry is also an issue that needs to be solved urgently. The older generation of beekeepers is gradually withdrawing from the industry, and it is doubtful whether the nomadic traditional beekeeping model can attract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o enter the industry. New people, new ideas, and new technologies are always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In recent years, beekeepers have appeared vaguely on major short video platforms. Some of them call themselves little bees, “go to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ry and collect the sweetest honey.” We can’t guess how much hard work is out of love, but the prospects of beekeeping more or less still lie in the “money scene”.

In this spring of “waiting for the bees to come”, we are also waiting for the spring of beekeeping!

参考:

FAO:Bees and their role in forest livelihoods

FAO: why bees matter?

He Weili: Analysis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China’s bee industry chain

Song Xinfang: Analysis on the gap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beekeeping between China and foreign countries

Lu Binbin: Explore the reasons why beekeepers are losing a lot of money and their money is unclear.

Yang Rong: Review of my country’s bee product market in 2018 and prospects for 2019

Luo Lingjuan et al.: Analysis of factors influencing beekeepers’ willingness to keep bees based on a survey of 230 beekeeper households in Yunnan Province

Gong Yifei: Overview of the History of Beekeeping in China

World Bee Federation: my country’s beekeeping industry is besieged on all sides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